活动回顾丨“唯有从方舟上才能看清世界”

  • 日期:08-28
  • 点击:(576)


在西安这个无知的文化空间,《追忆往还录》译者宋民生与两位大师背后的一些故事分享了他的翻译历史。

敏感。用词。

普鲁斯特的写作也让宋民生在翻译时感到尴尬。当他第一次开始翻译时,他觉得普鲁斯特太邋,但随着翻译的加深,他发现这种咒骂实际上是一种特殊的表达方式。细腻的情绪。

对于《追忆往还录》的结构分布,宋民生想要强调的是,Gide的三个字母和十九个普鲁斯特字母并不能解释两个主人之间的不平衡。虽然吉德当时是法国文学界的着名作家,但普鲁斯特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作家,而普鲁斯特在他的信中非常谦虚。你可能没想到的是,Gide的模糊性是将普鲁斯特视为对手。他曾叹息道,普鲁斯特写下了这个世界。

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宋民生发现,事实上,在两位大师之间的交流中,吉德不仅写了三篇,而且还有许多字母未输入法文版《追忆往还录》。他还希望将来有机会。该字母被添加到《追忆往还录》的中文版本中。

问:你如何看待普鲁斯特的“病”?

宋民生:其实我觉得很有意思。当我以前没有生病时,我对这种疾病一无所知。今年3月,我出生时患有非常严重的疾病。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我生命中的转折点。在我生病之前,我并没有真正想到我的生活,但在我生病之后,好像有一堵墙将我的未来与现在分开了。

我唯一拥有的是现在和过去,所以我开始思考过去的十年。这种思考的机会让我对普鲁斯特有同样的感受。他的病比我的严重得多,他的呼吸困难。从小时候开始,他对尘埃过敏,不能感冒,他需要保持安静,所以他基本上处于孤立状态,唯一让他活下来的力量就是他的工作。

在《追忆往还录》中有一个普鲁士人的特写镜头:“在我的童年时代,我认为圣经中没有人像诺亚那样悲惨,因为洪水迫使他被关在方舟里四十天。后来,我经常生病。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也不得不留在'方舟'。所以我了解到诺亚只能从方舟中看到世界,即使方舟关闭,地球也是黑暗的。“所以这种疾病对他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机会,可以促进他伟大话语的诞生。

问:首先看一下《追忆往还录》还是先读取《追忆似水年华》?

宋民生:我想如果你认为《追忆似水年华》是一个主菜,那么《追忆往还录》可以说是一个启动者,这可能会让你想要吃更多的主菜。

问:关于翻译风格。

宋民生:我为什么要研究基德,其实不仅仅是出于个性,而且他的言语和写作风格也更合适。因此,我觉得翻译忠实地表达了他的话语的优雅和优雅。当然,我已经做过,或者读者有最多的发言权。